返回首页
一分幸运28豹子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春天的歌声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| 范墩子  2020年03月26日06:51

大地总算把攒了一冬的悄悄话,朝着山谷深处喊了出来,当山谷对岸传来黄鹂鸟那悠扬的歌声时,沟野就在不知不觉中绿了起来,连花儿都在夜间偷偷地开放了。现在顺着小路走在沟里,阳光温柔,满目青翠,鸟声填满了大地的每一处缝隙,树木也都抽出了嫩绿的芽儿。牧羊人就坐在柿子树旁边的大石头上,循环收听着手机里的秦腔戏,羊像孩子一样躺在春天的怀里。

春风朝绵长的沟道间呼呼地吹起来,把那些还在冬月里熟睡的莎草都给吹醒了,小溪更是卯足了劲朝着落日的地方流去。羊也在辽阔的草地上撒起欢儿来,在沟原上头朝着蓝晶晶的天空咩咩叫上一阵,又跑到沟底的小溪边咕嘟咕嘟饮上一肚子的清水。野兔、黄鼠狼和鼹鼠从洞穴里伸出脑袋,大口大口地吸着青草的香气,昆虫们也藏在草丛深处,跟着羊群一块儿叫。

沟里响起了春天的交响乐。春风听见了,就躲在树背后咯咯地笑起来,笑上一阵后,春风就把这些声音带到了远方,给山神去听,给那些还尚未苏醒过来的土地听。蝴蝶和蜜蜂飞来了,跟在它们后面走呀走呀,只见它们飞了不久后,就落在了半坡的油菜田里,原来它们是嗅到油菜花的清香味儿了。鹅黄的油菜花很快就占领了沟野。不得不说,油菜花的开放点亮了春天的土地。

跟着羊群往林丛深处走,不时会被掩埋在雪白的杏花里,不仔细看的话,还以为是树上落了雪团呢。伸长脖颈去看,发现密匝匝的杏花就如同洁白的棉花,那些挂在枝头还尚未开放的花骨朵,还带着淡淡的粉色,煞是可爱。有三五个姑娘就围在几棵杏树跟前,她们不时会将摘在手里的杏花撒上半空,姑娘们的笑声就混着棉团似的杏花落了一地,碰得地面都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。

傍晚,暮色四起,西天的红云还尚未完全消散,牧羊人就对着半空打上几声响鞭,羊群就从沟底上来了。接着,他就吼起粗犷的秦腔戏,吆着羊群顺着弯曲的小道回家去了。那个时候,山沟里尚未黑透,春风还在吹拂着,吹呀吹呀,草木的嫩芽儿就从地缝里冒出来了,吹呀吹呀,吹得大地的脸就皱起来了,直到后半夜下起第一场春雨时,大地才朝着山影再次露出了笑脸。

春雨把天上的事儿可全都告诉给大地了,大地抖抖僵硬了一个冬天的肩膀,躺在夜晚的怀里听春雨的故事。沟风像布条一样在空旷地带飘扬着,那些白天唱累了的鸟儿就睡在高高的树杈上,春雨淋湿了翅膀,它们就在梦里抖抖翅膀。现在只有猫头鹰依然在深沟的林丛里啼叫着,叫声回响在幽深的沟野里,衬得夜晚格外宁静,侧着耳朵去听,就能听到春雨刷刷的声响呢。

到后半夜时,春雨就停住了,但大地可都被润透了呢,草木和小虫子都喝得饱饱的,清晨时分,连夜里的雾气都消散了。渐渐的,青褐色的云层下面就露出了朝霞,没过多长时间,太阳便高高地挂在空中了,春天的大地终于展露在了太阳面前。草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,风从对岸吹过来时,就抖落在了草木的根部。经过了春雨的洗礼,鸟儿们这次也都卖命地啼叫起来。

朝远处望去,只见群山都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雾霭,雀鸟急匆匆地朝山那头飞去。草木就更青翠了,整条沟道也明净了许多,柳条儿尽管还没有完全绿透,但抽出的嫩芽却在阳光下像碧玉一样闪闪发光。羊在吃草前,甚至还要闻闻青草的香气,羊羔们则慢慢地咀嚼着草叶,生怕这扑鼻的草香被春风带走了。山崖上、沟道间处处可见嫩嫩的枝芽,迎春花也早早地开放了。

春风把寒意都赶跑了,田里的麦苗更绿了,鸟声也清脆了,连背阴地里的枯枝也都露出嫩绿的芽儿,春天是实实在在地到了,空气中弥漫着土地的泥腥味,但这种味道可不叫人生厌。乡人们早早地下到地里,准备起一年的农事来。春天的歌声是真真切切地奏响了,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,只有懒汉才躺在家里睡大觉呢。人们可都知道,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呀。

(范墩子,2015年毕业于沈阳理工大学材料系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曾获首届陕西青年文学奖,已出版短篇小说集《我从未见过麻雀》《虎面》。)
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