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一分幸运28豹子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《长城》2020年第2期|杨小凡:非典时期的爱情(节选)

来源:《长城》2020年第2期 | 杨小凡  2020年03月26日09:32

1

飞机落地,凯迪刚打开手机,咚、咚、咚,三条短信蹦出来。

凯迪在心里猜想,这三条信息都是谁发来的,是妈妈丽娜,是爸爸赵鑫,还是阿洋?但都没猜对。一条是电信公司发来的旅游信息,一条是北京机场的天气提示,一条却是汝婷:迪迪,我在新桥机场等你,落地回话。

凯迪有些失落,她觉得丽娜、赵鑫或者阿洋,是应该给她短信的。

正在这时,手机响了,她不想接,任机体振动。一是机舱里乱哄哄的,二是她判断是汝婷的接机电话。

走出机舱,上了出口廊桥,手机再次执着地响起来。她打开手机,见是赵鑫的号码,心情好起来。赵鑫有些激动地说:“小迪,准时落地了吗?几点转机呀?”

下午,飞机降落在合肥新桥机场时,还不到五点。

凯迪取了行李箱,径直向出口走过来。她边走边向出口处的人群里望,寻找赵鑫或者丽娜,快到出口也没看见他们的身影。这时,一个欢喜的声音叫道:“迪迪,我在这里!”

啊,汝婷。妈妈和爸爸怎么都没有来。凯迪心里有些不悦,但瞬间就被出口处接机人的欣喜呼叫声淹没了。

汝婷伸手去接凯迪的行李箱拉杆时,凯迪笑了一下说:“阿姨,我不累的!”

“怎么不累?都三十多个小时了。来,给我!”汝婷左手夺过箱子的拉手,右手抚了一下凯迪的左肩,又接着说:“小迪长成大姑娘了,真靓!”

汝婷毫不见外的言语和肢体动作,感染了凯迪。她觉得汝婷就像大姐姐一样,没有半点的生疏和做作,反而那种自然的亲切让她心里突然有些感动。

上车后,汝婷把一个崭新的水杯递给凯迪,她边发动车,边说:“小迪,这是玫瑰花泡的,我知道你喜欢喝热水的!”

凯迪接过杯子,感谢地说:“婷姐真好!”

汝婷咯咯地笑两声,然后才说:“叫姐才对呀。刚才你叫我阿姨,我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。”汝婷笑了一下,然后又接着说:“告诉我实话,是不是我这两年老多了?”

凯迪这才觉得刚才在出站口处称汝婷“阿姨”有些不妥,她也就刚大学毕业三年多,不过二十六七岁,叫“阿姨”显然是有点不合适。这时,她就笑着说:“你老啥,才比我大几岁呀!”

“几岁?有十岁吧。”汝婷眼望着前方,笑盈盈地接着说,“小迪,听说美国都喝冰水的,你习惯吗?”

凯迪想了一下,说:“我上课都是带热水的,还没习惯冰水。”

车子向前飞驰,高速路旁的瓦埠水库里,反射出粼粼的波光,波光撞到车窗玻璃上,斑驳跳动,有一种梦境的感觉。

凯迪拧开杯盖,喝口茶,想开口问一下丽娜和赵鑫为什么没来接她。正这时,汝婷开口了:“小迪,你爸正在公司谈一件大事。丽娜姐身体有些不舒服,这时候可能在休息。一会儿就见到了。”

“啊,没事。我还不稀罕他们来呢。一见面问这问那,像审贼一样的。”凯迪有些撒娇地说。

其实,凯迪这时心里是不舒服的,她觉得今天爸妈两个人,至少应该来一个吧。让汝婷一个人来接,这算什么事啊,像接客户一样的。

汝婷肯定是觉察到了凯迪的心思,但却装作毫不知情地聊起来。她充满好奇和羡慕地问凯迪一些有关美国的问题,比如天气,比如女孩的时装打扮,比如那里的肯德基和披萨。

从新桥机场出发也就半个多小时,车子就进了合肥新区。

凯迪看着眼前的楼群和工地上的脚手架,有些感慨地说:“合肥发展真快。就两年工夫,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“是啊,咱合肥人口马上就破千万了。沿江科技宜居城呢。”汝婷有些兴奋地顺着凯迪的话说。

车子下了高速,向滨湖新区转弯的时候,汝婷又说:“赵总现在正在公司谈一件大事呢!”

“能谈什么大事啊!”凯迪有些戏谑地说。

汝婷笑笑,停一会儿,才故作神秘地说:“你绝对想不到的,赵总要办大学了。而且,还要当名誉校长呢!”

凯迪一听这话,突然笑起来,笑得前胸一耸一耸的,笑声停了后,认真地瞅着汝婷说:“你真会开玩笑。他一个初中生要办大学?简直颠覆我的智商!”

汝婷看着还在笑的凯迪,也笑着说:“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啊,对了,‘亲人眼里无伟人!’你还别瞧不起你爸,在我眼里啊,他能把地球撬动。”

凯迪又一阵笑,而且笑得咯咯地不停。

她怎么也不相信初中没上完的爸爸能办大学,而且还敢去当名誉校长。这世界变化快,太匪夷所思了。这时,她又突然想到,也许自己对爸爸赵鑫了解太少了。

车子刚进药神集团大门,凯迪就看到爸爸正在大楼的台阶前站着,左顾右盼,急切的表情写在脸上。

见车停下,赵鑫小跑着过来,拉开车门,大声说:“小迪!快让爸看看!”

凯迪下车,一下子搂住赵鑫的脖子,娇声说:“想死老爸了!”

赵鑫的右手在凯迪的长发上抚了两下,然后说:“走吧,咱去接你妈!”

汝婷从车头前绕过来,略带责怪地笑着说:“赵总,您真不疼女儿啊!”

“啊,这话咋说的呀!”赵鑫望着汝婷,有些吃惊,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汝婷打开车后备厢,边拿箱子边说:“小迪都奔走三十多个小时了,也不让她洗把脸,喝口茶!”

赵鑫这才明白,他歉疚地看了看汝婷和凯迪,拉着凯迪的手,边走边朗声笑着说:“看我这当爸的。走,上楼去!”

这时,汝婷说:“赵总,我去医院接丽姐吧。您和小迪先说说话,我们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凯迪望一眼发动的车子,心里犯起嘀咕,这汝婷好像能左右爸爸啊。真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子。

“闺女,愣什么神啊。走吧!”赵鑫拉着行李箱,笑着说。

凯迪洗好脸出来,赵鑫已把茶泡好了。他拉凯迪坐下,倒了一杯茶,然后说:“今天啊,本来要招待钱院长的,可我借故让他走了。我得陪闺女呢。”

凯迪端起茶笑着说:“在老爸眼里从来都是生意上的朋友第一,今天怎么变天了?”

“你这闺女,在老爸的世界里,啥也没有你重要!”赵鑫大笑着说。

喝了两杯茶后,没等凯迪问,赵鑫便给她说起丽娜的情况。他说丽娜这两个月来都疑神疑鬼的,精神时好时差,好像患了抑郁症。

赵鑫点着一支烟,看一眼凯迪,又把目光移到窗帘上,吐了一口烟雾才缓缓地说:“你妈呀,怀疑我与你汝姨有关系,真是瞎说。”

凯迪望着烟雾笼罩下的赵鑫,想了想,突然笑着说:“我看婷姐也不是那样的人啊。我妈应该清楚的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汝婷是你妈亲自招来的,两个人表面上好得像姐妹,但总是背后怀疑。前一段我说让汝婷走,你妈还坚决不同意呢!”赵鑫有一种找到知音的解脱,解释说。

“这不就结了。看来我妈精神是受刺激了。”凯迪看了一眼赵鑫,又接着说,“爸,你也要多关心一下我妈。女人嘛,敏感着呢。”

赵鑫又吐一口烟,然后笑着说:“嘁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俩的爱情故事,那可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!”

五年前的一天,在家里吃饭。赵鑫喝多了,丽娜也喝了不少,赵鑫第一次说了他与丽娜在二○○三年非典时期的爱情传奇,加上丽娜枝枝叶叶的补充,凯迪惊呼是琼瑶的爱情小说再现。

凯迪心里明白着呢,爸爸妈妈的婚姻是不大可能出问题的。

晚宴就在公司的三楼餐厅。

丽娜到餐厅,见到凯迪,两个人亲热得又抱又搂。松开手的时候,丽娜竟流了泪。赵鑫就说:“你这是干吗呢,闺女千里迢迢地回来了,高兴才对的。”

这时,汝婷伸手把纸巾递过来,瞅一眼赵鑫说:“丽姐是高兴得流泪呢!”

落了座,凯迪才想起礼物还在行李箱里,说:“妈,我给你买了礼物,你猜是什么?”

丽娜看一眼赵鑫和汝婷,骄傲而满意地说:“还给妈买啥礼物呢!”

“那可不一样,说明小迪懂事,疼你呗。”汝婷笑着对丽娜说。

丽娜想了一下,然后问凯迪:“给你汝姨买了吗?”

凯迪的目光从汝婷开始,把赵鑫和丽娜也都扫了一遍说:“你们猜呢?”

“那还用猜,反正没给我买。”赵鑫边点烟,边说。

“谁都不买也得给你买!闺女最疼谁我还不知道。”丽娜看着赵鑫说。

晚饭在说说笑笑中,吃得轻松愉快。

四个人都喝了酒,赵鑫喝的是古井贡,酒意颇浓,话也渐渐多起来。凯迪端起酒杯又要敬他,丽娜就拦着说:“还让他喝?马上又该说他那段传奇发家史了!”

汝婷就起哄说:“有一段时间,没听赵总说他的传奇史了!”

主食端上来的时候,赵鑫说:“闺女,你妈早说想去西藏,这次你陪她去一趟呗,也让她散散心。”

“好啊。我也没过去呢。”凯迪大声说。

这时,丽娜看一眼赵鑫和汝婷,突然说:“要去我们四个一道去,热闹!”

赵鑫和汝婷都没有想到,丽娜会这样提议。赵鑫犹豫了一下,有些为难地说:“钱院长说学校的事要加快呢,我可能去不了。”

丽娜听赵鑫这样说,就扭过脸,不再说话。汝婷见场面冷下来,就端起一杯酒对赵鑫说:“赵总,这杯酒算我求你了。就听丽姐的,我们一道去!”

凯迪也端着一杯酒,站起身说:“妈,我们一起敬赵总一杯,看他给不给面子!”

这时,赵鑫就站起来,也端起酒,笑着说:“我故意看你们是不是真心想让我去。走,一言为定,从北京出发!”

顿时,房间里响起清脆的酒杯碰击声。

……

返回首页